纪翌

藕饼,地笼
盾冬,双豹,method,EA,thominho
刘孔,獒龙。

「藕饼」练习生与经纪人 - 搞笑小甜饼/偶像练习生AU

过气偶像沦落为经纪人吒x偶像练习生排名垫底丙


————————

哪吒认识敖丙也是巧了。


哪吒本来大小也算是个当红偶像,当年凭一首《我不是魔丸》红遍大江南北。但是哪吒这人运气不大好,最红极一时之时因为歌词内容批评玉皇大帝被封杀了。被封杀以后哪吒送过快递卖过烤串,日子过的有点艰辛,用两个字形容就是大写的“丧逼”。


一转眼好几年过去,也不知道是不是时来运转,哪吒送外卖的时候刚好碰上收外卖的主儿是当年跟哪吒同公司的名牌制作人,花名叫做天尊。天尊一看哪吒沦落如此感慨万千,刚好天尊有一个新节目《天神创造营》,一个挺火的偶像选秀节目,就问哪吒愿不愿意去。


哪吒一听有点激动,心想卧槽...

「藕饼」消防队和派出所的故事 - 土味小甜饼

那天看微博上的新闻,110给119报案救狗,冒出的神奇脑洞。

土味情话片警吒x业务精英消防丙

————————————————————

敖丙刚刚调来这个新辖区的时候就听说了哪吒的名字。消防队队长说,哪吒是隔壁派出所的小片儿警队长,是省里退下来的。


哪吒姓李,哪吒这名字是他当年在省里重案组扫除黑恶行动时卧底在黑社会组织里的花名。行动结束后,上级嫌他在黑社会呆久了一身匪气未消,整日惹是生非,让他来片区派出所磨磨性子。


队长说,之所以特别跟敖丙打个招呼,是因为这叫哪吒的家伙是消防队一半案子的根源。哪吒下放到片区派出所以后,嫌片区派出所的日子过的无聊,整日里不是搬一摞砖头让片儿警们劈...

「地笼」逆鳞 - 第四发/六发完结/敖广黑化

好几天没来得及更新了。

第一发 第二发 第三发

————————————

17.

敖广离开天庭的第四百年,中秋临近,即将月圆,这些日子敖广的东海龙宫很是热闹。


先是海妖王带着数千凶恶妖兽来到东海龙宫,与敖广长谈了一日一夜,与其说是商谈,倒不如说是通知。海妖王告诉敖广,不论龙族支持与否,海妖一族将向人族宣战。如若龙族加入,待打下人族的江山后,大家自然可以喝酒吃肉分地盘。如若龙族对这杯羹不感兴趣,海妖王也不强求,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只是龙族若是站在了人族一方,这东海世界内部怕是再无太平日子可以过了。月圆之日妖族气势最盛,敖广非得在这之前作出决断不可。...

别人都可以不来,就你不能不来。


一定要来哦。


因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真是好喜欢小哪吒这种直球劲儿。


能这么直白地说出自己喜欢什么要什么,能这么笃定自己喜欢的朋友也喜欢自己,真是太好了。

2 96

「地笼」逆鳞 - 第三发/六发完结/敖广黑化

我真的太爱写美强黑化了呜呜呜。

第一发 第二发


————————————

13.

敖广回到东海的时刻,龙族已不再是东海最强盛的一只势力。东海内海妖肆虐,天帝多次派天兵天将前来清剿,龙族群龙无首,夹在天庭与海妖之间,残存的龙族躲避在深海的海柱之间,早已失却了往日一统四海的盛景。


敖广游过几根石柱,有只尚未成年的小龙看见了他,连忙钻入石柱间的缝隙之中,从缝隙中张望着敖广,眼睛发出蓝绿的光。敖广向前一步想问问龙族的现状,小龙便后退一步,似乎怕极了他。


敖广说不上心中是茫然还是酸涩,他原以为他在天宫这一百年,能保住龙族的太平盛世,没想到龙族竟以沦落至此,在这东海连求生...

我有一篇文章。

基本每天都要经历 被封禁👉解封👉驳回👉人工解封👉解封👉再封禁的循环

以至于我现在最害怕的就是看见系统提示

累了......

好久没翻之前的私信了,发现好多文章都被封了

有需要我补链接的妹子可以回复在评论里,我找找看之前的存稿,什么CP都可以~


_________

我补完的链接会在评论里回复大家~

29 16

「藕饼/地笼」关于哪吒和敖丙早恋问题的会议及相关决定 - 一发完结/搞笑小甜饼

本次会议特别讨论陈家屯子弟中心小学哪吒同学和敖丙同学的早恋问题。


参加这场学校家庭调节会的双方代表分别是毽子采销中心中心主任李靖及其夫人,以及刚由私营专为国营的海产品制作厂厂长但尚未享受国家干部待遇的单身父亲敖广。具悉敖丙的另一位父亲正从京师赶来,但由于下班时间恰逢京师堵到六环的大堵车,仍在前往陈家屯子弟中心小学的路上尚未到达。


由于敖丙的父母尚未到齐,会议先行对哪吒同学的逃票事件进行了讨论。太乙老师向李靖先生及其夫人陈述了哪吒同学利用自己身高不到一米二的事实,多次在公园使用蹦蹦床等游乐设施时逃票,薅社会主义床毛并跳坏了蹦蹦床三个,造成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


李夫人表示反对哪吒...

「地笼」逆鳞 - 上篇/三发完结

天帝 x 敖广。

私设如山。

求评论哇~

 @电露泡影  我来了~快来吃我一发安利!


—————————-

1.

敖广不知是不是自己在这不见天日的深海中盘旋了太久,有时他发觉自己已经想不起那人长的是什么样子。


那通常是在敖丙问他自己是从何处而来的时候。敖广回答,他从那颗蛋中而来。敖丙追问,那颗蛋又从哪里而来。敖广便觉得身下的岩浆都炽热了起来,在他的身下不断地翻滚,托着他向上涌去。


父王,你可曾如丙儿一般幻化过人形?敖丙又问。


当然。


父王,那我为何从未见你化过人形?


敖广发现他仍然记得他上一次幻化为人形时的感觉,那人扶...

被Livy安利了天帝x龙王的CP~

求而不得的攻

和为躲避攻而被压在海底的受~

好美味啊~

毕竟龙王自己拿出了一颗龙蛋,大概也是个美颜男子吧


有木有人一起磕一磕!!!

11 65
 
1 / 42

© 纪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