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翌

盾冬,刘孔,獒龙,thominho

【Evanstan】打赌 - 小甜饼/上篇

简介:这是Sebastian和Chris打的一个关于男性的尊严和导演的尊严间的赌。

说明: 这是亲爱的@Kaly_ 心心念念的吃不到和来一发,为了满足她的心愿,于是想了打赌这个梗。小情趣+小甜饼。祝大家即将到来的十一快乐呦。

——————————

1.


Chris在洛杉矶的公寓。


这是一个惬意的假期,他们都难得暂时没有片约在身。


Chris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看上去刚刚起床不久,金黄色的短发俏皮地在左上方翘起一撮。Chris用手指轻轻扶起Sebstian的下巴,盯着他的脸,仔细地在Sebby圆润的下巴上涂上一层白色的剃须泡。


Sebastian盘着腿坐在白色的双人床上,穿着白色的圆领T-shirt,在Chris的手指下微微仰着下巴,任由Chris用锋利的刮胡刀帮他刮去下巴上冒出的胡茬。他不太专心,视线越过了Chris的脸,停留在对面的大屏挂壁电视上。


“知名影响莱昂纳多最近衰事不断,先是度假被媒体拍到裸身大肚,遭到嘲讽偶像时代再也回不去了。近日更是被前女友Bobbie Brown揭秘两人交往时的鱼水之欢,莱昂纳多虽然尺寸惊人,持久力却‘连他电影预告片长都不到’......”金发主播拿着一叠解说词,画面切换到莱昂纳多拿着喷水枪在沙滩上奔跑的照片。


“别乱动”,Chris把Sebastian向电视方向跑偏的脑袋掰了回来,用手指擦了擦沾到Sebastian额头上的剃须泡,笑着嗔怪他,“你干嘛对别的男人持久不持久这么上心?”


Sebastian向下瞟了一眼,Chris灰色的家居裤下鼓起鼓鼓囊囊的一坨,暗示着傲人的尺寸。Sebastian老实地闭上了眼睛等待Chris的动作,嘴上却不肯被占去了便宜,“中看有什么用,得中用才行。”


闭着眼睛等了一会儿,没有如期等来降落在脸颊上的刮胡刀,Sebastian睁开眼,Chris正看着他,蓝色的眼睛啼笑皆非地看着他,“那我是不中用喽。”


“差不多吧。”Sebastian示意Chris继续手上的动作。


“差不多?”Chris一副夸张的心碎的表情,用手捂着心口,大有一副Sebby不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老子就不干了的架势。


Sebastian被Chris逗笑了,他故作认真地想了想,然后认真地说,“我们刚在一起的时候,Captain America的第二部拍完,一个月没有见面,那时候你一天可以做五次呢。”


好莱坞大明星的脸微微泛红了,“你也知道那时候一个月没见面嘛。现在你天天呆在我身边,每天晚上折腾好几个小时,就算快马加鞭,这么抽也受不了啊!”


“好啊。那我们打个赌,如果你可以忍一个月不碰我,一个月后如果你能一天做五次,就算你赢。”


“一个月?”Chris面露难色,犹豫着。


“不敢么?”Sebastian笑了。


“怎么会不敢,赌赢了有什么好处?”Chris找着借口拖延着。


Sebastian看着他,绿色的眼睛和蓝色的眼睛视线交汇,在半空中较量着,溅起了火花,Sebastian慢慢地开了口,“你下一部导演的电影不是正在找男主角么?如果你赢了,我就零片酬加盟你的电影。”


Chris的眼睛突然亮了,他侧过脸看着Sebastian,思考了一会儿。


“你是认真的么?”


Sebastian笑了,他把他拽过来,用自己沾满了剃须泡的脸去蹭Chris干净的脸,惹得Chris也笑着躲他。然后Sebastian俯在Chris的耳边说,“谁反悔谁是小狗。”


2.


打赌后的前几天,Chris如约没有进行床上体力活动。他甚至连尝试都没有尝试过,他翻出了自己最厚实的一套睡衣,每天到了要上床睡觉的时候,他穿着条纹的长袖长裤,刻意摆出一副目空一切的架势,挑衅般地爬到床上来。


坐在自己一侧看书的Sebastian抬起头看他一眼,他傲气十足地对Sebastian说,“Sebby,我要睡了,晚安!”


最初Sebastian有些惊讶,这实在跟平时那个成熟稳定的好莱坞明星不太一样。然而Sebastian很快便想明白了他在意起他对他男性尊严的评价,便又觉得平时总是对媒体想要听什么、影迷想要看什么一清二楚的Chris闹起小孩子脾气来的反差也着实可爱。


于是,Sebastian假装什么也没看出来,他倾过身向Chris索吻,对他说晚安,然后看着他气闷地钻进自己一侧的被窝里,用被子捂住脑袋,一股浓重的负能量便隔着厚厚的被子冒出来,让Sebastian忍不住盯着被子里那具藏也藏不住的巨大身体笑了出来。


很快,Chris发现自己开始睡眠不足,电影的拍摄有时从凌晨持续到看见第二天的日落,身为演员必须具备随时随地都能入睡的能力,才能在零碎的拍摄空档获得足够的休息时间。然而即使在嘈杂吵闹的片场,也能在一分钟内迅速进入梦乡,却发现自己躺在自己家里的床上,旁边睡着自己的恋人,却越发的难以入睡起来。


每天晚上Chris侧过身看着Sebastian起伏的脊背,听着Sebastian均匀的呼吸声,想要伸手触碰他,又想起那个该死的赌,便把伸出去半米了的魔爪收了回来,在心中咒骂着自己怎么会答应了这么愚蠢的赌注,气恼地在床上辗转反侧。


可恨的是,Sebastian这家伙毫无自觉,大概是天气越发冷了起来,Chris辗转反侧时,Sebastian还会嗅着他的气息和热源,一个滚打过来,钻进他的被窝里,用毛茸茸的脑袋蹭着Chris的下巴,舒服地发出几声咕哝,抱紧了他,又沉沉睡去。


Chris僵直了身体,在黑夜中瞪大了眼,看着对面白色的墙壁默默背诵圣经的经文。裆下的下伙伴却管不了那么许多,一旦感觉到Sebastian进入了自己的势力范围,血管便开始彭彭地跳着,张牙舞爪地呼喊着,你这个废物,你如果不行就滚开让我来。


Chris挤着眼睛,撸它两下,安抚着它,跟它商量着,不要眼光这么短浅,懂不懂什么叫放长线钓大鱼。


3.


打赌后的第一个星期,Chris去参加Robert Downey Jr.新电影的首映典礼,打电话给Sebastian报备会去喝点东西,晚点回家,让Sebastian先睡不用等他。然后便跟Robert、Chris Hemsworth和Jeremy Renner几个参演The Avengers的兄弟去酒吧喝了两杯,他们有一段日子没有聚在一起,彼此都喝到有点晃悠,然后纷纷叫代驾公司或被经纪人接走了。Chris选择了前者。他把几位好兄弟依次安排上了车,目送他们离开,然后叫来了代驾司机,把自己的车开回来了家。


Chris一路保持清醒,甚至不忘在上车和下车时寻找附近是否有狗仔队的身影。直到走进家门的那一刻,他才放松了紧张的神经,突然觉得酒精上涌,在通往大脑的血管里灼烧起来,烧的他有些迷迷糊糊,甚至在从客厅走进卧室时,在门框上绊了一下,把脑袋磕在了门框上。


"嗷",Chris走进卧室,揉着被磕的生疼的脑袋,抬起头来张望着。


然而就在Chris抬起头的这一刻,他全然忘记了脑袋上被磕痛的部位,他屏住了呼吸,慢慢走近Sebastian身边,看着躺在床上的Sebastian。


Sebastian躺在那张双人床靠窗的一侧,身体蜷缩在被子里,只有安宁的睡脸露在外面。轻薄透亮的月光从窗外飘进来,无声无息地洒在Sebastian熟睡的脸颊上。Sebastian睡的很安静,月光照在两排长长的眼睫毛上,随着均匀的呼吸翕动着。他的嘴唇微微张着,在梦中无意识地伸出舌尖,在嘴唇上一划而过,在银白色的月光下,原本柔软的嘴唇便红润地似刚被浇灌的玫瑰被迅速绽放起来。


Chris放轻了脚步,走到床边,坐在那儿,伸出手,轻轻摩挲Sebastian的脸,光滑的额头,闭合的双眼,起伏的鼻梁......红润的双唇。


好美。


Sebastian的舌尖触到他的手指,迅速缩了回来,不耐地皱了皱眉头。Chris呼吸一窒,掀起Sebastian的被子,钻了进去,从背后紧紧地抱住了在梦乡中的男人。睡梦中的Sebastian感受到了异人的入侵,打了个呵欠,声音中仍带着浓浓的倦意,确认着,“Chris。”


“嗯。”Chris粗粝地给了一个确定的声音。Sebastian没有再说话。


Chris把脸埋在Sebastian的脖颈里,深吸了一口气,闻着对方身上好闻的柠檬沐浴液的味道。属于Sebastian的味道消解了酒精带来的烦躁不安的情绪。他伸出手臂,大手一圈,把味道的来源圈进自己的怀里,毛茸茸的脑袋配合地向背后的人工热源倚来。


Chris卷起了Sebastian的睡衣,手指抚上了Sebastian的胸口,不怀好意的在平坦坚实的胸肌上游弋着,然后准确地觅到了那粒小小的乳首,粗粝的手指磨蹭着还在睡梦中的凸起,坏心地感受着它在他的抚摸下渐渐从柔软中耸立起来,然后将手指向下挪动着。


Sebastian最近在为下部戏做准备,健身房跑的很勤,腹部的肌肉即使在睡梦中处于放松状态,仍然明显。Chris在那里磨蹭着,用手指描摹着肌肉和肌肉之间分明的界线,用手掌铺平在Sebastian的腹部,感受着光滑皮肤下肌肉的弹性,然后不时流连在腹背相接的一侧,在那里煽情地滑动着,又沿着那里滑落下去。


Chris沿着Sebastian人鱼线的延伸把右手滑进了Sebastian的内裤里,沉睡的分身还疲软着。Chris握住它,上下撸动了两下,然后沿着渐渐硬挺起来的柱身向前寻觅着,找到了顶端那条缝隙,用指甲剐蹭着。


然后他停下来等待着。Chris太了解Sebastian的敏感区域,他等待着,直到等来了一声难耐地闷哼,证实了他的判断,才满意地揉捏着Sebastian的分身,感受着它苏醒过来,恢复成他熟悉的尺寸和形状。Sebastian在Chris的怀里抖了一下,渐渐有些像猫咪一样细碎的呻吟声从他的喉管里呜噜呜噜地冒出来。


Chris自己也硬了,他早就硬了,用疼痛向主人不满地吆喝着,你别光顾着自己爽,也想想我啊。Chris决定采信小伙伴的建议,把Sebastian的腰部向自己的方向拖过来,把自己硕大坚硬的男性器官在Sebastian的股间轻轻浅浅地戳刺着,Sebastian闷哼着,Chris想象着进入那个的温暖紧致的感觉,惹得Chris越发难耐起来,他意识到自己的分身头部湿润了,有些粘稠地粘在自己的内裤上。


Chris把Sebastian的脑袋掰过来,结了一个深长的吻,唇舌缠绕着,暗示着即将到来的进进出出的节奏。Sebastian配合着,充血的唇瓣有意无意地舔弄过Chris嘴角的津液,邀请着他,勾引着他。


Chris集聚所有理智才分开了这个吻,他把相接的脑袋扯开一个距离,用手捧着Sebastian的脸颊。Sebastian已经醒了,他沉默地看着他,绿色的眼眸望进蓝色的眼睛中,交汇处眼波流动,在月光中流动着,仿佛一片漫无目的的海洋。Chris被他盯地越发燥热起来,掀开盖在两人身上的被子,翻身撑在了Sebastian身上,伸手就去扯Sebastian的睡裤——


Sebastian终于开了口,声音中带些半倦不醒的调笑,他问他,“你的电影找到新的男主演了?”


Chris保持着支撑的姿势愣在了Sebastian身上,他愣愣地看着Sebastian,渐渐发觉那双绿色的眼睛里情欲消褪,调皮涌了上来,挑衅地看着他,笼罩在Chris大脑的那团酒精带来的迷雾也渐渐散退。


“Fuck!”


Chris翻身下了床,捞起床边的浴巾,跨着脸,走进了卫生间。


Sebastian从床上坐起来,吃吃地笑的见牙不见眼,Chris从卫生间伸出脑袋面色不善地盯着他,Sebastian立刻摆出一副天真无害、体贴关怀的表情,仰起头看着他,充满同情地对Chris说,“你真的要坚持么,还有三个星期呢?”


Chris甩上了卫生间的门,卫生间里传来了撕扯卫生纸的声音。

_______

我用写字的人的尊严保证,下篇不拉灯TT

评论(50)
热度(406)

© 纪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