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翌

盾冬,双豹,method,EA,thominho,刘孔,獒龙

【Evanstan】2014年 - 《亲爱的塞巴斯蒂安》番外 - 一发完结/甜

本来说写两个番外,但这两天有太多消息,我实在想给他们一个完美世界,就8000字一次放送了。

现实向,明天整理所有出现的现实梗。谈谈情,做做爱。感谢Evanstan,感谢 @埃文斯坦 。

请务必来听听这首治愈的BGM,点这里

上篇  中篇  下篇

————

8月时,Sebastian回到了Chris身边。


Chris把Sebastian的脸从他的脖颈里抬起来,他有好多话想跟Sebastian说,他想说他错了,他想说他犯了这个世界上最蠢的错误,他想说他这几个月有多么想念他。


八月的阳光又灿烂又温暖,Sebastian的眼睛在晒进窗户玻璃的阳光里像一颗透明的灰色玻璃球,澄澈的,漂亮的。Sebastian的瞳孔左右跳动了两下,但仍然盯着Chris的眼睛,Chris觉得自己仿佛能透过Sebastian的眼睛看到Sebastian的心里去。于是Chris什么话也没有说,他把Sebastian拉过来,轻柔地吻在他的眼睛上。


他们做爱了。Chris做的很缓慢,很温柔,像是跳着一支节奏无比舒缓的华尔兹。Chris用了最传统的方式,他躺在床上,把手扣在Sebastian的人鱼线上,扶着Sebastian,让Sebastian坐在他坚实的腰部。Chris克制着自己,额头上渗出了一层薄薄的薄汗,他把进出的步调交给了Sebastian,仿佛这是一种重新建立信任和安全感的方法。


当Chris进入Sebastian的时候,Sebastian发出了一种像猫咪一样的呻吟声,他闭着眼睛,皱着眉头,适应着身下的尺寸。Chris抬起腰部,轻轻地向上顶了一下,Sebastian从嗓子里挤出一个绵长的“嗯”的声音,然后他睁开了眼睛,长长地睫毛沾着一滴晶莹的泪珠,像钻石一样落在Sebastian的脸颊上。


Sebastian说,“Chris,你知道么,你是个大混蛋。”


Chris笑了,他抬起身子,把Sebastian拽过来,吻他像绽开的鲜花一样湿润的嘴唇,吻掉那滴落在他脸颊上的泪水。这泪水不再是苦涩的,充满了身体相接的快感和欢愉。


Chris知道,他是个大混蛋。Chris也知道,Sebastian原谅了他。


********


他们没有再谈过这些事情。经历了这些后,他们突然变得格外有默契。Sebastian回了一次家,Chris紧张兮兮地准备了一大堆礼品,从最新款的ipad、深海鱼油到价格贵到令人咋舌的私人订制的女性套装。Sebastian临上车前,Chris把礼物装进后备箱,惴惴不安地站在车旁看着,Sebastian逗他,问,“你真的不跟我一起回去么?”Chris露出一个尴尬的、难看的、硬邦邦的笑容。


也许是这几万美金卓有成效,当然,所有的功劳最终都应该归功于Sebastian对妈妈百试不爽的撒娇功夫。但总而言之,当Sebastian再次回到家里时,带回来了一打Chris的照片,说妈妈希望Chris在这些照片上签上名,她能够把这些照片分发给教会的姐妹们。Chris受宠若惊地一笔一划地签了一整个晚上。


Chris曾经旁敲侧击地问过Sebastian,问那个出现在新闻媒体和他的instagram中的姑娘是怎么回事儿。Sebastian只是含含糊糊地回答,帮朋友一个小忙。


Chris便没有再问。不需要再追问了,他信任他。Chris明白Sebastian是放弃了什么选择留在他的身边,他明白,Sebastian不会离开他。


********


他们重归于好后,这个夏天开始变得平淡无奇。大西洋的潮湿气流在这个城市中懒洋洋地吹着,吹动这着街道中热辣辣的空气。Chris没有找Sebastian拿回那间木屋的钥匙,但是他常常来。


Chris把他那辆SUV停在路边,提着塑料袋站在木屋的门口,塑料袋里装着沉甸甸的熏肉、番茄、意大利面和啤酒。通往木屋的小路没有路灯,Chris在木屋门口耐心地踱着步,时不时抬起头在黑暗中寻找熟悉的车灯。


Sebastian把车停在Chris的SUV旁边,Chris便掩饰住血管里跳跃着的侵略者本色,低眉顺眼地跟在Sebastian身后,乖巧而谄媚地问他,今天的工作顺利不顺利。Sebastian也不拆穿他,不动声色地跟他讲下一个剧本的情节,好像这真的有多重要一样而Chris真的有多关心一样。


Sebastian从牛仔裤中掏出钥匙时,Chris会突然冲过来,把他按在厚重的木门上,吻着Sebastian敏感的耳朵和脖颈,闻着木门的松木味和Sebastian的香水味混合在一起的味道,手顺着T-shirt的缝隙溜进去,用大拇指磨蹭着Sebastian紧实的腰,直到Sebastian的嗓子中溢出一串混合着呻吟的破碎的笑声,Chris便火急火燎地把胳膊绕到前面去解他的腰带。


Sebastian推挤着他,磕磕绊绊地把钥匙捅进钥匙孔中,两人踉踉跄跄地拥吻着从屋外挤进了房间里,Chris把Sebastian丢在沙发上。他手上的塑料袋掉在地上,里面的东西哗啦哗啦撒了一地,一颗番茄咕溜咕溜地滚进沙发底下,没人关心是不是应该把它从沙发底下捡回来,以免它在沙发底下孤独地度过余生。


说实在的,这样只会让他们更热而已。但没关系,除了不太环保,他们赚的钱足够交好几个夏季的空调费。


********


那个夏天有一项叫做“ALS冰桶挑战赛”的活动在全球流行起来,Chris作为《美国队长2》后迅速挤入一线的性感男星自然被很多人列入了被邀请者的名单。Sebastian的态度和Anthony一样,他觉得过多的娱乐元素和表演元素会侵占人们对这种疾病本身的关注,只是默默地为ALS公益协会捐了钱。但Chris不这么想,Chris说,冰桶挑战至少让很多普通人知道了什么是“肌肉萎缩性侧索硬化症”,而这些患症者需要帮助。


他们盘着腿,坐在床上,面对面地对此进行了认真而友好的磋商。除了最终这场讨论因他们滚在了床单上而被迫中断,从而没有来得及达成一致观点,这次讨论可谓在“其他方面”卓有成效,例如Sebastian终于在涨红着脸憋了足足一个小时后证明了,他也是可以忍住在Chris之后射的。Chris不知道这有什么意义,但是他还是配合了他,毕竟在Sebastian全神贯注地控制自己颤抖的分身时,他足足爽了一个小时。


2014年的8月22日,Chris还是接受了冰桶挑战。他穿着工工整整的西装,装模作样地试了试水温,他的家人围在旁边嘻嘻哈哈地把化了半个小时的六桶冰水倒在他的头上,Chris的小侄子高兴地满屋子飞奔着,喊着“再来一次、再来一次”。到了要邀请下一轮挑战者的时候,Chris想起Sebastian窘迫的脸,恶作剧般地对着镜头说,“my winter soldier”。他飞快地一笔带过,但是仍然抑制不住念出这个词时的满心欢喜。当然,为了掩人耳目,他还是在后面加上了Frank Grillo。


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my” winter soldier。


我的塞巴斯蒂安。


Chris觉得现在自己的心态都变得和以前不太一样了,他好像下定了决心,像保护一朵刚刚从干涸的河道上长出来的小花一样,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这段恋情。他本来就不是很喜欢把自己的私生活展露在媒体面前的人,但是这次又不大一样,他一面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把各种痕迹都擦拭干净,不愿让这段感情再承受一点风险,一面又忍不住放出两个最隐秘的线索,他想,能看得懂他的暗示的人一定会为他们保守这个秘密,他愿意与他们或她们分享这快乐。


他参加了Gucci组织的一项保障女性权益的公益活动“Chime for Change”,当采访记者问他对下一阶段的人生规划时,Chris想了想,“我二十多岁时处于一种自我探知的时期”,他笑了,“好吧,也算是有点自我放纵。但是现在我准备好了步入人生的下一个阶段。”


他知道自己并不完美,焦虑,有时候并不勇敢。他亦知道Sebastian并不完美,固执,有时候太理想化。他和Sebastian在一起,分开过,终于又在一起。他对现在的生活感到安心和满足,他想要安定下来,只是偶尔惴惴不安,他放弃过Sebastian,他不知道Sebastian的回答是什么。


********


再接下来的几个月,他们一直聚少离多。Sebastian去芝加哥参加芝加哥漫展,去《Gossip Girl》的剧组客串,在美国的几个州跑来跑去为几部电影拍了部分镜头。Chris则飞到另一个半球参加了一场高尔夫商业赛事,去台湾给一个即时战斗游戏拍摄了广告宣传片,还为了报答Scott“强制性地”把他送回了Sebastian的家,参加了Scott在自己的Gay吧举办的生日宴会。


当Chris被几个害羞而瘦弱的小男生围在中间签名时,Scott被自己的男朋友圈在臂弯里喝着啤酒。他那金发碧眼肌肉壮硕的男朋友好奇地问Scott,“你是怎么把美国第一直男Chris Evans骗来的?”


“他欠我一个人情债。”Scott啜了一口啤酒,看了一眼男朋友疑惑的眼神,“特别大,你都想象不到有多大。”


Chris开始用最古老的方式和Sebastian谈起了恋爱。


Sebastian会把家里的钥匙藏进鞋垫底下。当他们中有一个离开家而另一个不在时,他们便会给对方留一张便签,对方回到家时,又会贴上新的便签。他们从不取下旧的便签,只是不停地贴上新的便签。很快,他们把家里贴的到处都是花花绿绿的便签,冰箱上,马桶上,洗衣机上,微波炉上……各个角落,就仿佛便签上的这些话在他们那些昂贵的国际长途里不能说似的。而且,说实在的,他们在支付了高昂费用的国际长途里那些大段大段的拌嘴和调笑(或者phone sex)也没有更有意义。


Sebastian留下的便签总是很琐碎很直接,诸如他会在冰箱门上贴上“冰箱里还剩三颗蛋,只够你吃三个早晨”,就好像Chris自己不会算数一样。或者,Sebastian也会在马桶上贴上,“马桶堵了,我已经通好了。你大便的时候能不能不要拉这么大颗。”


为什么这么肯定是我的?Chris委屈地想。但他还是Sebastian的便签上煽情地写道,“好的,宝贝,我爱你……(以下省略一千字煽情的告白)”


Chris留下的便签多半是他回复的翻版。但偶尔,他也会更有创意一些,他在他们常常做爱的地方,比如客厅的沙发,厨房的水槽留下一张喷着自己香水的纸片,并在上面写下自己即将入住酒店的地址。


Sebastian会用干净漂亮的字体在下面写上,“已阅。”


遗憾的是,Sebastian已阅了这么多次,没有一次出现过Chris的酒店,这让Chris失望不已。他开始尝试更谄媚的方法,比如在某次节目上称呼他为“sweetest boy in the world”,他说起Sebastian在片场时走路的样子,说起Sebastian说话时莎士比亚般的语调,说起Sebastian甚至不敢拍死一只虫子,说的全场的观众都哈哈哈哈地笑了起来。


他是认真的。他一边说着这些,一边就回忆起他们最初认识时Sebastian的样子,他想起他刚刚爱上他时这个男人的样子。


他想,太好了,他或许更爱他了。


********


冬天来了,这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二个冬天。Chris以他千万豪宅里的“暖气坏了”为由,无辜地眨着他的大眼睛,再次搬进了Sebastian的木屋,但他依然没有开口向Sebastian要钥匙。Chris想,这次应该慢一些,慎重一些。


然而,也不知是不是上天对Chris撒谎的惩罚,木屋的暖气也坏了。Chris只好再度无辜地眨着眼睛说,“太冷了,两个人还暖和一点”,以此为名钻进Sebastian的被窝,两个人互相贴紧着用体温取暖。那时Sebastian常常出门帮人街拍,他很早很早就起床了,从Chris的胳膊底下钻出来,打着呵欠,穿上那件蓝色的棉衣,带上扁平小帽,离开家之前帮张牙舞爪躺在床上的男人把背角拉齐。


那几天纽约经常下雨,Sebastian回家后身上便是一身的雨水,哈秋哈秋地打着喷嚏。Chris还没起床,惺惺松松地从被子中露出半个脸来,色眯眯地盯着他。Sebastian脱掉外套,像演电影一样“嘿嘿嘿嘿”地淫笑了两声,钻进被子里,把自己冰凉的四肢贴在Chris睡得热乎乎的身上,不管Chris哇啦哇啦地叫着,像树袋熊一样扒在他身上不肯松手。他们便像两个十几岁的少年一样,在被窝里打打闹闹了起来。


没人知道为什么,他们就是不肯修修那个该死的暖气管线。


终于,在某天Sebastian洗完澡后,从热气腾腾的浴室里一路“啊啊啊啊”地喊叫着跑到床上,用被子把仍然淌着水的脑袋裹起来,一面在床上留下大片大片的水渍,一面冲Chris下了最后通牒,“要么现在去找管道工来把暖气管线修好,要么把壁炉点起来。”


傻子才在凌晨一点打电话找管线工。


Chris雄纠纠气昂昂地拎着几块不知放了多少的炭块、从门外捡来的树枝、一卷卫生纸和他的打火机,像一尊远古战神一样走去了壁炉。半个小时后,远古战神满脸黑乎乎地走了回来,平日精心保养的胡须被烧着了几根,还附送了一屋子的烟熏火燎。Sebastian已经吹干了头发,坐在床上捧着一本《火星人》看着,抬起头嘻嘻哈哈地嘲笑他。


Chris最终选择了第三种方式提升了房间的温度。当他在Sebastian的体内伸进第二根手指,并恶意地曲了起来去碰触对方的前列腺时,Sebastian的背脊红通通地跪在床上,随着Chris的动作不停地颤抖着,身上黏黏糊糊地出了一层汗,和刚才床单上的洗澡水融在一起。


Chris一边捞起Sebastian的腰,一边得意地想,当你没法提升屋里的温度时,至少你可以让自己的小男孩觉得不再寒冷。


********


11月的时候,2015年的人民选择奖开始投票,Chris有好几项提名。


他和Sebastian一起挤在窄窄的沙发上看《超凡蜘蛛侠》,他们享受着《美国队长3》开拍前最后几个不用控制体重的月份,Chris甚至撕开了一包薯片,像一对黏黏腻腻在家度过周末的情侣一样向Sebastian的嘴里填着,评论着Andrew Garfield的表演。Sebastian的腿上摆着一台笔记本,他不太专心,有一搭没一搭地把嘴凑够来,从Chris的手上把薯片衔走。


“你在干嘛?”


在Sebastian第三次不小心咬到Chris的手指时,Chris伸过脑袋来看Sebastian的笔记本桌面,上面开着人民选择奖的页面,Chris在页面上看见了自己大大的脸。在页面的右端有一个小小的浮窗,上面写着几个小小的字,“刷票万能器”。


Chris突然觉得有一股温热的液体涌进他的心脏,让他浑身上下都暖洋洋了起来。他挪了回来,伸了个懒腰,又向Sebastian的嘴里塞了片薯片,故作毫不在意地对Sebastian说,“用刷票软件是作弊行为。”


Sebastian翻了个白眼,对他说,“别误会,荧幕最佳情侣,我投的是Andrew Garfield和Emma Stone。”


Chris便笑了起来,把他搂过来,在寒冷的冬日跟他接了一个长长久久的吻。


********


人民选择奖颁奖的前一天,新年才刚刚过完,Chris需要坐飞机赶往洛杉矶。他出门的时候,Sebastian并不在家,Sebastian已经提前知会了Chris,但离开时还是留了张纸条告诉Chris,他要去帮个小忙,1月12日才会回家,他已经帮Chris收拾好了参加颁奖礼的衣服,放在他们一起在新年打折季时买的那个28寸行李箱里,颁奖礼后见。


Chris哼着小曲,像个最妥帖的家庭主妇一样把木屋里打扫的干干净净。他打开行李箱,除了平时出门的普通皮衣,Sebastian帮他准备了颜色朴素的方格衬衫、领带和合身的Gucci西装,叠的整整齐齐的,在行李箱里老老实实地躺着。


Chris皱着眉头想了半天,拉开了Sebastian的衣柜,又哼着小曲把Gucci西装丢进了柜子里,他在Sebastian的衣服里翻捡了半天,满意地拎出了一件Sebastian的半透明羊毛衫,在自己身上比了比,丢进了行李箱里。


的士来接他的时间快到了,Chris在屋里转了几圈,总觉得有什么事情没做完。然后Chris皱着眉头想了半天,坐在桌前开始写留给Sebastian的便签。


“亲爱的塞巴斯蒂安,


你好。


我小时候曾幻想过,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一种超能力,我能在见到这个人的时候就知道他在未来与我的关系,那该有多奇妙。我可以在好莱坞随意行走着,看见一个满脸大胡子的男人头上写着‘Steve Spielberg,如果你拍了他的片就会红’,然后跟他走进同一家咖啡店,自然地搭起话来。可惜后来我演了这么多超级英雄,始终没获得这种超能力。


如果我真的有这种超能力,我就会在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在你的脑袋顶上看见,‘Sebastian Stan,将与我共度一生的男人’,也许我就可以早点展现出Chris Evans独特的男人魅力,我也会避开我在人生中即将犯的那些错误。


爱情有时候就是这样,让人既无比脆弱,又让人无坚不摧。那时候我想起Scott第一次告诉我他喜欢一个男孩的样子,Scott每一次碰壁的样子,我想,我不应该让你过上这样的生活,我不应该把你放在那架天平上,左边站着我,右边站着你的母亲、事业和未来的所有可能性。那时候我以为自己无坚不摧,我想,Chris Evans的爱多伟大啊,我为了Sebastian放弃了Sebastian。


后来,我发现我错了,我以保护你的名义剥夺了你选择的权利。我甚至没有告诉你就帮你做了决定,沉浸在自己爱情骑士的独角戏中不可自拔。直到你决定不再陪我演这出戏时,我才意识到,这是我犯过的最傻的错误,如果我能够更有勇气一点,我至少应该听到你的选择。


幸好你又回到了我的身边。幸好你一直站在原地。


然后我发现,我又错了。当我离开你时,我以为我做了一个很勇敢的决定,但也许我只是害怕有一天从你的嘴里听到,再见,我要离开了你了,Chris,而我不想成为被抛弃的那个人。当我找回你时,我又以为我做了一个很勇敢的决定,我嚷嚷着要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但也许我又给自己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因为我害怕,我真的就此失去你了,而我甚至焦虑到,没办法开口告诉你,我不想失去你。


亲爱的塞巴斯蒂安,我想告诉你的是,这是我的选择,我永远不会再离开你了。


因为我爱你。当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想念第一次推开选角会议室时你安静礼貌的样子,我想念你皱着眉毛读剧本时愁眉苦脸的样子,我想念你穿着冬兵制服时天后走路的样子,我想念你接受采访时手足无措的样子,我想念你说‘我心里的超级英雄?Chris Evans’时腼腆害羞的样子。


我想念你提起天文学和你的影迷时快乐兴奋的样子,我想念帮我煮意大利面时体贴温暖的样子,我想念你在我身下时呻吟难耐的样子(我尤其想念这个,真的),我想念你在我身边醒来时迷迷糊糊的样子,我想念你说“我爱你”时执着笃定的样子,我想念你把水桶套在我脑袋上时狡猾调皮的样子。


我想念你哭泣着吃意大利面时可怜兮兮的样子,我想念你早已原谅了我却不肯说时固执倔强的样子,我想念你在给我的字条上写字时低头微笑的样子,我想念你像树袋熊一样缠着我时懒懒洋洋的样子,我想念你帮我投票时认真坚定的样子,我想念你帮我收拾行李箱时愁眉苦脸的样子。


我这么想念你,我决定永远不再离开你。


对了,我还有另外一件事要通知你。


我决定永远呆在你身边,所以你最好也不要动一丝一毫要离开我的念头。因为即使你跑了,我也会把你抓回来。


爱你的 克里斯托弗·罗宾·埃文斯”


********


2015年的人民选择奖,Chris Evans获得了最受欢迎动作男主角。饰演破产姐妹的Kat Dennings和Beth Behrs姐妹俩为他颁了奖,Chris把臂弯伸给了Betty White,绅士地扶着这位好莱坞的常青树一起上了台。


Chris站在颁奖台上,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他扫视了一圈台下,那里坐着他熟悉的演员们和工作人员们,还有尖叫着他的名字的几万名影迷们。他知道Sebastian不在那儿,但他又知道他永远在那儿,他穿着他的半透明毛衫。几个月后,他将和Sebastian一起在剧组里呆五个月拍摄《美国队长3》,几年后,也许他可以邀请他拍摄他导演的影片,而在整整的一生里,在那些不工作的时间里,他都将和Sebastian呆在一起,和他们彼此的家人呆在一起,这是他能设想的最完美的一生。


于是Chris想了起来,他做了几个手势,发表了他的获奖感言。他真心地感谢他的父母,他的同事,为他投票的影迷。当然,还有Sebastian,他把他概括进了“和我一起工作的杰出的同事们”和“除了我的母亲以外为我投票的60%”中。


当然,Chris知道,Chris知道Sebastian也知道,他远远不止如此。


********


人民选择奖的典礼、采访、宴会和所有的Party都结束后,Chris在1月13日订了最快的一班飞机回了纽约。当他推开木屋的门时,最受欢迎动作男主角发现自己莫名地紧张了起来,他的手上湿漉漉地出了一层汗,Chris深呼吸了一口气,像第一次回家一样推开了木屋的门。


当Chris走进木屋时,Chris想他永远不用再离开这里了,这是他的家。


因为Sebastian看见了那张字条,Sebastian把那张字条工工整整地摆在了桌子上,留在了Chris放在那儿的那个位置。


Sebastian在字条上写了,“已阅。”


在“已阅”的正下方,Chris看见Sebastian在那儿留下了Chris曾经还给他的那把木屋的钥匙。


Chris身后,门锁发出了转动的声音。Chris想,Sebastian回家了。他转过身来,对着即将打开的木屋的房门微笑着,打开了怀抱。


2015年就这么到来了。


_____

愿他们来年笑容依旧,春暖花开。

评论(145)
热度(2322)

© 纪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