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翌

盾冬,双豹,method,EA,thominho,刘孔,獒龙

【盾冬】Find Steve - 中篇/HE

 @小C对抗全世界 的生贺。

我又爆字数了...所以看来还得有个下篇...抱歉TT

上篇

————

冬兵看着坐在Steve身边的男人,他想起他第一次从Hydra的冰冻中醒来时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的样子。这个男人和他一样有着褐色的头发、绿色的眼睛,下巴圆润而布满了胡茬,但是他看上去不像冬兵一样迷惑焦躁。Bucky轻松愉悦地笑着,湿润的嘴唇弯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冬兵迟疑着开了口,“那么你是我?”


“我真高兴你的判断能力还像以前一样好。”


“那你应该知道,Steve最后还是会离开这里。”


Bucky的嘴角拉的更高了,看上去并不为此而担忧,“我没有要把他留在这里。”


冬兵沉默着,他歪着脑袋看着Bucky,仿佛在评估投影人物真实的想法和意图。Bucky好像也没有任何催促冬兵做出决定的打算,他始终友好地微笑着,好像他只是在为见到了离家多年的兄弟而单纯地高兴着。


Steve打破了这尴尬的沉默。Steve像个小孩子一样抬起手抓了抓自己的脸颊,他咕哝了两声,把手重新搭回Bucky的腹部,搂在了那里。然后他把脸埋在Bucky的腰侧,又继续睡着了。


“我会杀了你。”冬兵说。


“那就杀了我”,Bucky说,他停顿了一下,“如果我是你,我就会这样做。”


冬兵没有这样做,他分明知道任务已经结束了,他只需要走到Steve的身边,把匕首插进他的胸膛,不管Steve愿不愿意,这场游戏都已经结束了,他们会一起离开limbo,回到现实中。但冬兵只是转身离开了那个房间。


冬兵想,也许他自己也在寻找答案。Steve选择了和Bucky一起留在梦里,那个叫做Bucky的投影是他,他知道。然而即使是这样,他也想知道,他为什么会输给了一个投影。


或许这其实根本无关输赢。他只是想要了解,了解Steve,了解他自己。


********


这实在是一段荒诞无稽的旅程。


一个杀手度过了几十年没有杀戮的时光,一个人走在纽约夹杂着海洋味道的潮湿空气中,终于习惯了像一个真正的老人没有一点野心和妄想,眯着眼看看天上的太阳,判断流逝的时间。当他终于妥帖而温和地融入了Steve的世界的时候,却不得不再次拿起那把他藏在房间角落的狙击枪。他想要破坏Steve的城市,就好像他只要这样做了,Steve就会意识到,这一切都是假的一样。


Steve在一个虚假的世界不可自拔。冬兵想,这一切都是假的,这个世界和Bucky Barnes都是假的。如果Steve想要的是一个和平温柔的完美世界,那么也许逼迫他承认这个世界并不完美,是最快的让他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的方法。


日子恍然变得荒谬而有趣了起来。


Steve的梦想之城保持了上百年的宁静和秩序被打破了。一个穿着黑色作战服、带着面罩的长发男人举着他的Milkor MGL Mk 1L榴弹发射器,单枪匹马地闯进了这个城市最大的银行金库。


几天后,纽约时代广场到处洒满了美元和传单,宣告他即将占领这个城市。


冬兵每天都会出现在新闻媒体的镜头中,他用自己的方式在城市角落里制造混乱。


他用火箭筒轰开Steve存放武器的武器库,雇佣流浪汉炸坏这个城市所有的垃圾桶,绑架纽约的市长和参议院再把他们放在Steve的公寓门口,在Steve和Bucky每天晨跑的公园放置气爆弹。但有时候他会选择温和一点的方法,他只是在Steve约好第二天和Bucky去徒步时,用铁钉扎坏Steve摩托车的轮胎。


Steve很愤怒,他会骑着摩托车用越来越快的速度赶到现场,用更快的速度修复好冬兵所破坏的一切。


冬兵会躲在Steve看不见的角落里,他站在阴影中,看着这个他很多年很多年没有见过的男人像他记忆中一样穿着战斗服,拿着盾牌。Steve仍旧高大结实,紧紧地抿着嘴唇,战斗服下的肌肉因安全和自由被破坏而愤怒地隆起着。


冬兵意识到,他想念这个,他想念Steve,他想念他在战斗中每次回头都会看见的情景,他想念他在第四层梦里饿的要死时Steve跟他说话的声音,他想念Steve温暖的爱。他几乎要从阴影中走出去了。


然后冬兵看见Bucky从Steve的身后跨了下来,他端起枪帮他警戒,然后走回来,和Steve说着什么,拍拍他的肩膀。Steve严肃而紧绷的脸便放松下来,挤出一个难看的微笑。


有几次Bucky看见了躲在角落里的冬兵,他并不揭穿他,他向冬兵挤挤眼睛。冬兵便知道,Bucky知道他在那儿。他对自己说,这不是Steve的错,他曾经也和Steve敌对过,他用匕首在Steve的腹部捅过几刀,他甚至到现在都不能完整地想起过去。Steve只是不记得了,他只是在感受Steve曾经感受过的一切。但冬兵还是莫名地像小孩子一样委屈了起来。他分不太清,他是在责怪这个世界,责怪把他送到这里来的Natasha,责怪Bucky,责怪Steve,还是责怪他自己。


但他一次都没有试图过。冬兵从未试图曾走到Steve的面前,告诉他这是一场梦。你可以选择永远不醒来,但即使你永远不醒来,这也只是一场梦而已。


********


再后来,冬兵找到了一项新的爱好,他开始做一个跟踪者。他常常穿着牛仔裤和方格衬衫,把自己遮在棒球帽和没有修理过的大胡子下面。


有时候,Steve和Bucky推着购物车在超市里走着,冬兵便躲在旁边的货架后。他听着他们聊起在军队中的时光,战时酒吧里那些成桶成桶的自酿酒,聊起他们喝多后干的蠢事,Bucky讽刺Steve二十岁时还是个处男,Steve的脸红了,结结巴巴地还嘴说,即使幼儿园的小朋友画的画也比Bucky强。他们一路绊着嘴,偶尔松开手从货架里拿起什么丢进购物车里。


有时候,Steve和Bucky一起去布鲁克林孤儿院做义工,一大群五六岁的孩子吵吵嚷嚷地围在他们身边要糖吃,冬兵压低了帽檐站在孤儿院的围栏外面。他看见一个一岁大的小女孩尿了Bucky一身,Bucky哇啦哇啦地叫了起来,Steve哈哈大笑着从Bucky手里把小女孩接过来,轻轻地摇晃着她到处走着,让她的小脑袋搭在他厚实的胸肌上。Steve走到围栏旁,但冬兵已经不在那儿了,风一吹,便在地上刮起了一层厚厚的银杏叶。


有时候,Steve和Bucky在拳击房练习,冬兵坐在没人会注意的黑暗的角落里。Steve和Bucky穿着短裤、戴着拳套在拳击台上蹦蹦跳跳,摆出进攻的姿势,转着圈试探着对方,说着那些最幼稚的挑衅的情话。Bucky一拳打在Steve的脸上,Steve假意惨叫一声跌落在地上,Bucky慌慌张张地过去查看,Steve便把Bucky拽下来,两个人嘻嘻哈哈地在地上滚来滚去,互相掐着对方的腰部。


这些画面很熟悉,敲打着冬兵脑海里某个破碎的小片段。他便觉得,站在Steve对面的人是他自己。


冬兵想,也许时间真的过去太久了,久到他几乎出现了幻觉,他透过Bucky的眼睛看着Steve站在他对面微笑。就像Steve刚刚从纽约市的某个地下室里把他翻出来,他也是带着这种微笑看着他,就仿佛他一直保持着这样的笑容在原地等待了他70年,Steve对他说,“我终于找到你了,Bucky”。


冬兵猛然意识到,他比自己想象中更加喜欢Steve的笑容。


掉入limbo无法自拔的人都有一个原因。


这个原因是什么,有那么重要么?


他在对着谁笑,有那么重要么?


这里是不是真实世界,有那么重要么?


********


这场战争在冬兵开始制造混乱的第三十个年头进入了僵持。


说实话,冬兵对于占领这座城市本身并无欲望。制造混乱本身也是一件耗费力气的事情,相比之前,他反而更喜欢以前那种每天去德国老奶奶那里搬水果的日子。


他有的时候会刻意逼迫自己几个月不去探究Steve和Bucky在做什么,窝在城市的角落里懒洋洋地过日子。冬兵没有表情,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他就像一块压缩饼干一样把自己所有的情绪压缩在心脏的一个角落里,就好像一旦有人开闸放水,他所有的努力就会付之一炬。


这样的日子过上几个月他就会梦见Natasha轻轻地贴在他脸颊上的嘴唇,“如果找不到,你也要回来。”那么找到了呢?好像所有人都忘记告诉他,找到了该怎么办。


冬兵渐渐明白,这场破坏者与守护者之间的战争没有意义,只会让Steve越来越专注于保护他所铸造的一切。而Steve的潜意识仿佛从一开始就不打算真的抓住冬兵,他们对峙了十年,Steve总是在冬兵离开破坏现场的三十秒后赶到那儿。有时,冬兵刻意在他面前闪个身,Steve也会在追踪到第二个路口的时候跟丢,即使冬兵只是坐在巷子尽头的墙壁上向下望着他。


偶尔冬兵思念Steve的时候,他会安静地坐在那儿,手臂支在大腿上撑着下巴。


冬兵看着Steve跑进来,金色的头发在空气中跳跃着,胸膛因喘气而微微起伏,柔软的嘴唇里有白色的雾气冒出来。Steve焦急地向四周张望着,寻找着破坏者的身影,然后向相反的方向离开了。


冬兵从不担心,他知道Steve不会抬头向上看。


他们就像两只隔着玻璃窗打架的猫,各自炸着毛,亮出了牙齿,虚张声势了十年还是无法兵戎相见。

这样的生活逐渐变得索然无味。


有那么几次,冬兵在Steve和Bucky晨跑的公园里放了气爆弹,但Steve并未在惯常的时间出现在公园的门口,于是冬兵不得不自己跑回原处,在气爆弹爆炸之前把它扔进附近的垃圾桶。


又有那么几次,冬兵趴在Steve公寓对面的房间里端着狙击枪,Bucky一个人从公寓里走出来,他抬起头来,仿佛看见了黑洞洞的枪膛,对着冬兵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友好的,愉快的,不带有任何其他意味的。冬兵犹豫了很长时间,直到Bucky走出他的视野,也没有叩响扳机。


直到最后一次,Bucky又重新走进了他的视野。


********


这是第一次冬兵在这么近的距离看着Bucky Barnes。他想起那些总是指着Bucky照片对他说“嘿,这是过去的你”的人,他突然想对他们说,其实他们并不一样。他们并不一样,这是多么显而易见的事实。Bucky的胡须刮的很干净,不像他总是留着一层短短的胡茬。Bucky的头发总是服帖地向两侧梳去,不像他总是散漫地垂落下来。Bucky很爱笑,不像他总是脸上没什么笑容。


这样不同的两个人,怎么能是一个人呢?


Bucky温和地笑着,走到他身边,递给他一支烟。


冬兵没有伸手,他抱着手臂,倚着墙,摇了摇头,“我不抽烟。”


“你还真是变了好多。”Bucky活泼地说,他点燃了那只烟,把它夹在手指中间,对这他说,“坐。”


冬兵瞪着他,用快要瞪出眼眶的眼睛对他说,你还真是不认生。


Bucky笑了,露出整齐的白色牙齿,好像他听见了冬兵内心的话一样,他说,“反正我就是你,只不过我是个投影人物。”


冬兵像戒备的猫一样竖起了尾巴来,他下了逐客令,“我说过我会杀了你吧。”


“但是你一直没动手,急死我了。”Bucky笑着说,然后他止住了笑容,“你在想,这不应该是勇敢坚强的Steve会做的选择,他不应该选择留在这儿。”


冬兵没说话,他探究地看着Bucky。


“他看着我死了好多遍”,Bucky从嘴里吐了长长的一段白色烟雾,“不,他看着你死了好多遍。”


Bucky说的很慢,像在讲一个发生了很久很久的故事,“你还记得第二层梦的那辆火车么?他们把他绑在那张椅子上,让他看着你在那里掉下了火车,几千遍,Bucky。有时候是冬兵的投影人物,有时候是Bucky的投影人物,掉下去了几千遍,每一次都真实地就像曾经发生过一样。开始时,Steve还分得清楚那是投影人物,但他只能坐在那儿,挣扎着,看着你掉下去,什么都做不了。到第一千遍的时候他开始分不清了,再到后来,他以为Bucky死了,冬兵也死了。他想要把我们救回来,开始在梦里越走越深,来找Bucky Barnes,直到进入了limbo。”


Bucky的烟头在黑暗中慢慢地燃着,摇晃成一个小红点。冬兵觉得口干舌燥,像凭空出现了一种胶水糊住了他的嗓子,黏糊糊地,撕扯地他张不开嘴。半饷,他开口问,“你为什么现在告诉我这个?”


Bucky愣了一会儿,当烟快要燃到尽头时,Bucky说,“因为我是Steve的潜意识投影。也许Steve认为,你想要留下,而他应该放你从他的limbo出去了。”


Bucky抽了口烟,军牌在士兵的脖颈上摇晃着,映出一点金属色泽和红色火光。Bucky回过头看着冬兵,微笑起来,“Bucky,Steve没有做过选择,不管是你第一次掉下火车时,还是他在梦里看着你不停地掉下火车时,天知道当时上帝在忙着做什么,但是他肯定忘了看看Steve,他甚至没给过Steve选择的机会。不管是在现实生活中,还是在梦里,他一直不停地对自己重复,我应该拉住他,我为什么没有拉住他,我应该拉住他。”


Bucky把烟头丢到了鞋底,踩灭了它,“他没有做过选择,但他一直在为他做不到的事情责怪自己。”


“我应该怎么做?”冬兵终于开了口。


Bucky把冬兵的左手拽过来,冬兵条件反射般地把手向回缩,但是Bucky很用力。


Bucky把冬兵的袖子向上拉了拉,露出里面的金属手臂。窗户外撒进些皎洁的月光,落在银色的手臂上,反射着一层柔和的光,冬兵曾在那里刻了一排字,“Find Steve”。Bucky用手指摩挲着这排字,笑着说,“你已经找到他了,把他带回去。”


冬兵思考着,他突然想起了什么,问他,“你为什么会知道自己是潜意识投影,你不应该……”


Bucky的脸上闪过些什么意味,他用笑容掩盖过去了,“也许Steve潜意识里觉得,他和Bucky之间不应该有任何秘密。”


“好了”,中士先生伸了个懒腰,他靠了过来,他离得很近,温暖的呼吸在冬兵的耳边激起了一排竖起的绒毛,冬兵皱了皱眉。Bucky贴在他耳边说,“我是Steve的潜意识投影,他永远找的到我,其实我在这里,他就已经做过选择了。”


中士先生在冬兵来得及做任何反应之前从他身边离开了,他站起来时抽走了冬兵腰侧的P226。Bucky站在窗子前,用枪口顶上自己的太阳穴。他又笑了,他笑的很好看,那双棕色眼睛在黑暗中闪动着狡黠的光芒,湿漉漉的嘴唇勾起一个甜蜜的笑容。


“对Steve来说,没有冬兵,也没有Bucky,只有Bucky Barnes”,Bucky最后说,“他没有更爱我,他是爱着我们。”


“砰”的一声响了起来,几乎地板上的灰尘都被震动地震颤了起来。冬兵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见过太多死亡,他自己就制造过不少,但他此刻突然觉得双手不可抑制地颤抖了起来。


他艰难地走到Bucky身边,跪了下来,他知道这是一个投影人物,但他还是把手伸向中士先生不停流出的鲜血,他试图捂住正在流血的伤口,粘稠的鲜血沾满了冬兵满手,他终于意识到了这是徒劳。他把投影人物的脑袋抱在怀里,他觉得自己的太阳穴噗通噗通地跳痛着,就好像这一枪是打在自己的头上一样。


冬兵想起了他第一次看见这个青年的样子,中士先生坐在昏黄的灯光下,倚在床头上,Steve环抱着他的腰,他对他善意的微笑着。他说,我没有要把他留在这里。他说,那就杀了我。他说,如果我是你,我就会这样做。


冬兵终于明白,他们是同一个人。Bucky或者冬兵,现实世界的Bucky Barnes和Steve记忆中的Bucky Barnes,他们是同一个人。


他愿意为了Steve的完美世界,永远留在Steve的梦里。


而他愿意为了Steve的真实世界,永远留在Steve的回忆里。


********


整个城市都陷入了一种巨大的悲痛中,仿佛城市里的每一个人都在一夜之间得知了Bucky的离开。冬兵的身上还沾着Bucky的血,他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街道上的行人身上落了一层厚厚的雪,面目悲伤地从他身边穿过,他们撞在冬兵的肩膀上,又继续向前走去。


冬兵在那段路的尽头看见了Steve,他停下了脚步。Steve愤怒地看着他,抓住他的衣领,Steve的拳头威胁地举在空中,几乎立刻就要打在他的脸上,Steve说,“Bucky去哪儿了?”


冬兵抬起头,大片大片的雪花从天上落了下来,落进他的头发里,融化在里面。他突然觉得很难过,他替Steve感到难过,他一再地丢失他,又一再地寻找他。他想起来中士先生微笑着的脸,“你已经找到他了,把他带回去。”


于是冬兵拿下了自己脸上的面罩。


Steve的脸由愤怒渐渐转而困惑,他放下了拳头,又把它举了起来。Steve问,“你是谁?”


冬兵看着Steve的眼睛,他终于又见到他了,以Bucky Barnes的身份。那一个恍惚,他有很多话想说,他想说这个世界是假的,他想说我们有很多好朋友在外面等我们,Natasha,Clint,Bruce......他想说现在我知道自己以前是什么样子了,他想说我们该回家了。


他看着他,他说,“我认识你,Steve。我从小就认识你。我的名字是James Bachana Barnes。我不会跟你打的,你是我的朋友,我会陪着你到时间的最后一刻。”


(最后这一段是在天空战舰上Steve挨打时对Bucky说的话。)


评论(76)
热度(410)

© 纪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