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翌

盾冬,双豹,method,EA,thominho,刘孔,獒龙

【Evanstan】One Story/一个故事 - 暗恋/下篇完结

这个暗恋的小故事终于讲完啦。 @小星星 太太,来看结局吧。

最近一直在爆字数,感觉没个七八千都不好意思发文了~

坑要一个一个填,不要嫌我填坑慢嘛。

上篇  中篇

————————

如果喜欢一个人你会怎么做?


如果你喜欢一个人,但那个人又恰好忘记了告诉你他也喜欢你,你会怎么做?


大部分人会不停地寻找理由证明对方对自己保持着同样的感情,拼命地寻找契机提醒对方彼此一起经历的所有往事,以此向对方证明也向自己证明,自己到底有没有被爱过。


但Sebastian不会这样做,他仿佛从来不指望从Chris那里得到任何回应。Sebastian把自己照顾地很好,他努力地成为一个演技卓著的演员,阅读各种剧本,在健身房在自己变得强壮有力,他为自己的房子和车子承担贷款,在闲暇的时光里他收集各式各样的望远镜,甚至开始学习简单的法语——然后当Chris需要他在那儿的时候,他会出现,安慰他,逗他,听他说话。


当每一次他出现在Chris面前时,他都在变得更好。但问题是,他看上去也许并不需要Chris的爱情。


我猜想Sebastian大抵是知道自己再不会对人生中遇见的另一个人保持着这么长久的爱情,所以他反而也许并不期待这个问题的答案,因为他自己也并不知道对方会回答他什么。


我现在有点明白Chris的心情了。


因为这不是Chris的套路。我和Sebastian都认识Chris太长时间了。Chris的套路是一拍即合,约会,牵手,接吻,做爱,他已经准备好了掌控这一切。他在一段感情开始的时候就会清清楚楚地告诉对方,我能交付给你什么,我从你身上期待什么。他习惯了对方对他有所要求,爱情不就是纠缠在一起的互相折磨和互相要求么?这样当Chris和他人生中那些大长腿、大胸脯的姑娘们分开的时候,他们才能互不牵连和互不怨恨。


但他不能这么对待Sebastian。


Sebastian对他来说太特别了,他知道他心里藏着的那个顽固、执拗、甚至过于理想化的Chris Evans,从不逼迫他,也从不猜测他。Sebastian只是准备好了在Chris一个人蹲在角落的时候,走过去拥抱他。他拿Sebastian没有办法。Sebastian从没说过这是爱情,当另一个人并没有告诉过你,我想跟你在一起的时候,你应该怎么拒绝他或接纳他呢?


我想Chris需要这个,他比自己意识到的或者Sebastian意识到的都更需要这个,因而在他没有完全的把握Sebastian期待更多的时候,他就不会迈出那一步,他非常害怕,如果Sebastian本来就并不打算每一分每一秒都呆在他身边,他会连转过身时一直在那里的那个少年都一同失去了。


我叹了口气,两个大笨蛋。


********


我开始使用一种新的策略。


起初我常常试图约他们一起吃饭,但不知是偶然还是特定的原因,大部分时候还是只有我跟Chris或者我跟Sebastian而已。于是我便只能百无聊赖地和他们交换一下选角消息的情报,聊聊娱乐圈的八卦。他们仍然很少主动提起彼此,我猜想大概他们也已经习惯了彼此之间这种沉默的平衡。


我会假装不经意地在Chris面前提起Sebastian,一边把切好的牛排丢进嘴里,一边说起某部知名泡沫剧的女主角常常约Sebastian一起出去吃饭。当然,考虑到做人应当公平一些,我也会无心对Sebastian透露Chris的前女友最近回到了波士顿,我假设嫉妒是打破沉默的利器,于是调动着我毕生的语言天赋向他们形容对方过的有多好以及身边的女人是如何的出类拔萃。


这显然对Sebastian没什么用。通常Sebastian甚至不会有什么表情波动,他仍然保持着温和甜润的微笑看着你。


Chris的反应则让我有成就感的多。Chris下颌收起,脸绷的紧紧的,眉毛神经质地不祥地跳动两下。于是我会再补充一句,听说另一部电视剧的女二号也在询问Sebastian的电话号码呢,Chris沉默了一会儿,恶毒地说,“Nina,你吃这么多不会胖么?”


我耸耸肩。


不过时间长了,我也就懒得管了。也许你们觉得故事进展到这里过于无聊了,其实我也觉得是。我看着他们一点一点地试探着对方,再缩回去,再平淡无奇的电视剧,恐怕情节都会推动地快的多。


不过Sebastian仍然会送我和Chris话剧票,通常都会快递到我这里,然后打个电话请我和Chris一起去看。我和Chris一同沉默地在黑暗中做着,看着舞台上的Sebastian的喜怒哀乐。


人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每当这种黑暗笼罩下来而你又无事可做,不得不盯着舞台上那片小小的聚光灯的时候,你才猛然意识到,Sebastian跟以前相比变了多少,他从那个无人问津的小胖墩变成现在这个在舞台上解开衬衫纽扣观众们便会欢呼的演员,当年他用胳膊夹着望远镜踉踉跄跄地跟在我的身边,现在则开始出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他每天都比昨天更成熟,更自信,更淡定。


但是他又似乎没有改变什么,当那片橙黄色的聚光灯只汇聚在他一个人身上时,他像第一次得到一个话剧角色一样,他抑扬顿挫地念着台词,兢兢业业地做着动作,当灯光照在他脸上时,你几乎觉得无法把视线从他的脸上挪开。


Chris也始终屏气凝神地看着,连更多的评论都没有一句。他身后有两个穿着露脐装的女生小声讨论着Sebastian。Chris回头看了她们一眼,不知道是因为讨论的声音,还是讨论的内容。


演员谢幕的时候,Sebastian把中间的位置让了出来,留给了其他演员,自己则站在边缘的角落里,一边笑着一边跟着大家一起鼓掌。


我小心地把脑袋向Chris的方向凑了过来,低声在他耳边说,“Sebastian会越来越光彩夺目的。”


“当然。”Chris回答道。


Sebastian看见了我们,他向我们的方向眨了眨眼睛。身旁的女演员拍了拍他的胳膊,Sebastian把头俯了下来,他们在舞台上窃窃私语了起来,看上去非常亲密,然后他们拥抱了一下。Chris的呼吸又紧绷了起来。


“Chris,那个女生长得挺漂亮的。”我说。


“是啊。”Chris干巴巴地回答道。


我突然一时气愤了起来,我说,“Chris,你看这句台词怎么样?那些每次都能不管结局如何都仍然奋不顾身原地满血热情相信的人才是勇敢。刀枪不入谈笑自若进退有度若即若离的都是怂包。”


然后我愤愤不平地对Chris说,“我觉得这世界上全是大怂包。”


Chris用一种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看着我,“Nina,你说什么呢?你男朋友又把你怎么了?”


拜托,我男朋友如果这么墨迹,我早把他变成我前34任了。


********


《美国队长》的拍摄结束了。


不过Chris倒是送了Sebastian一个飞行枕。那时我坐在Sebastian旁边,我恰巧和他们坐同一班飞机,我前往另一个城市谈下一部电影的合约。Chris走过来把一只棕色的透明塑料袋丢进了Sebastian的怀里。Sebastian有点诧异地抬头看了看Chris,Chris说,“送你的。”


Sebastian张着嘴看了看腿上的飞行枕,咕哝了句,“谢谢你。”


我很想翻白眼,但我忍住了,我只是非常遵从自我内心地撇了撇嘴。我真的很想举报Chris,那枕头是他机场给自己买飞行枕时顺手拿的,而且样式真的非常丑,你见过一只基佬紫的飞行枕上冗余地伸出两只小翅膀么?


“Nina不用么?”Sebastian说。


“Nina脑袋太大了,戴不进去。”Chris假装没看见我在瞪他,他把飞行枕拿了过来,“来,我看看怎么用。”


然后Chris鼓着腮帮子把飞行枕吹了起来,在Sebastian拒绝之前把飞行枕套在了Sebastian的脖子上,Chris吹的很用力,以致于当他扣上飞行枕的按钮时还用手擦了擦自己的大胡须,我敢大盾他一定把口水留在了Sebastian的脖子上。Chris得意洋洋地看着Sebastian被他的荷尔蒙标记过的脖子,笑地就像小狗刚刚在树下尿过尿一样。


但是Sebastian非常认真地收下了。他不仅很认真地收下了,后来每次我在机场碰见他的时候他都带着他,那两只小翅膀就滑稽地在他的脖子底下摇来晃去。


然而Chris从来也不会问他为什么一直带着,Sebastian也从来不会回答。我甚至觉得,也许Chris再看见这只飞行枕的时候都忘记了他出自他的手笔。他们只是不停地在对方的生活中留下那些细小的难以察觉的痕迹,他们再度看见这些痕迹的时候会觉得自己是特殊的么?我百思不得其解,我真的不明白,他们为什么就不能他妈的往前迈一步然后跟对方说,我喜欢你呢?


不过也没什么可奇怪的。


绝大多数的暗恋故事就是这么结束的,在猜测和犹豫中一直到其中一方选择结束。我当然知道这只是一层窗户纸而已,可惜我只是Nina,并不是他们两个中的任何一位。而如果这扇窗户纸没人捅破,它就是一堵墙。所以我那时几乎以为,这故事就要这样结束了。


********


Sebastian的经纪人冲进来的时候,我正在和Sebastian正在公司一起研究高倍望远镜的拼接方法。Sebastian的经纪人,那位雷厉风行的女士踩着高跟鞋哒哒哒哒地走了进来,把一只牛皮纸信封轻轻地,好吧,有点用力地放在了我们面前的桌子上。


“Sebby,如果你希望我帮你处理好所有的公关问题,那么你至少要对我实话实说。”女士的嘴巴抿成了一条细线,她抱着手臂,丰满细致的红色指甲在灯光下闪闪发光,“或者,你可以在告诉我你不是gay以后,不要被别人拍到,我也不会有任何意见。”


“怎么了,Lisa?”Sebastian被吓了一跳。


“你被拍到了和男人接吻的照片。这照片大概在网上已经传疯了,我想,大概只有你再次成为美队3的副标题的影响力才能抵得上这张照片的影响力。”


“可是我没有——”Sebastian皱着眉头。


他的话被打断了,Lisa再次拿起了牛皮纸信封,并把它丢在了桌子上,“听着,Sebby,我不介意你到底是不是gay。我只需要你告诉我这张照片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需要帮你编出一个能把整件事圆起来的故事,我的上帝啊,行行好吧。”


“这是我的私生活”,Sebastian突然强硬起来,他平静地说,“跟任何人都无关。”


“不。”我打了个岔,Sebastian扭过头来惊讶地望着我,我说,“这跟Chris有关。”


我的手里握着牛皮纸信封里的那张照片,如果不是这张照片,我想我也几乎快要不记得很多年前的那个吻。那个毕业旅行的篝火晚会上,Chris抽中了那张写着“亲吻你左边的人”的纸条,Chris的脸隐没在阴影中,只能戳戳阔阔地看出是个男人的轮廓,但Sebastian的脸很清晰,Sebastian闭着眼睛微笑着回应着那个亲吻他的男人,篝火映在他的脸上,我不知道当时的照相机精度已经如此准确了,照片里甚至能够分辨出Sebastian的嘴唇被轻咬着向男人的方向拽着。


Sebastian也看见了这张照片。他的瞳孔几乎立刻就放大了,他站了起来,走到柜子前面拉开了抽屉,然后他坐了下来,发出了一声颓靡的声音。


********


“Monica,我仍然坚持关于这件事,Sebastian应该有一个记者会回应。当然,你不用担心,我们全程都不会提及Chris Evans先生的名字。”


“Lisa,我建议我们冷处理,好莱坞捕风捉影的事情太多了,过一段时间大家就会忘了这件事。这对Chris和Sebastian都好。”


“这已经不是捕风捉影了,Sebastian从此以后会被贴上同性恋的标签。”


“我可以宣布自己有了女朋友。”Sebastian安静地说。


Sebastian的经纪人Lisa和Chris的经纪人Monica站在玻璃桌子的两端,轮流挥舞着手里的照片,言辞激烈地试图说服对方。我尴尬地坐在Sebastian身边,没有任何立场发表任何言论。然而,还有Chris。Chris坐在Sebastian的对面,双手握成拳头放在面前,始终沉默着。


我想,对Sebastian来说,这世界上不会有比现在更难受的时刻了。你喜欢了这么多年的男人坐在你对面,你从来没有清楚地对对方说过你的心情,然而现在你却被要求证明,而你甚至并不知道自己应该向他证明自己爱过他还是自己没有爱过他,或者他并不需要你向他证明任何事情,他只是在气恼你把他陷入了如此尴尬的境地。


Chris抬起头来看着Sebastian,脸上的表情看上去更阴晴不定了。


“在这个时候,这可不是好主意。”Lisa说。


“如果有人站出来说照片里的人是Chris——考虑到当时那么多人看着你们接吻,你在这个时候宣布有女友,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Monica叹了口气,她们难得地达成了统一战线。


“这只是个玩笑,在场的人都知道。”Sebastian说。


“这不是玩笑。”Chris突然开了口,他阴沉地说,Sebastian惊讶地看着他,但Chris并没有继续往下说。


“这是个玩笑”,Sebastian坚持地重复了一遍,“它不应该影响你和Nina(you and Nina)。”


Monica吃惊地望着Sebastian,她的视线在我们三个人的脸上扫来扫去,好吧,我也吃惊地望着Sebastian。我想说点什么,诸如我和Chris的感情是什么玩意儿,Sebastian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你们别看我啊,我有正经男朋友啊,虽然他低调了点,但是他是活的啊。在我说出任何辩解之前,Chris怒气冲冲地说,“我和屁(I and the Fucking Shit)。”


我瞪着Chris,但我没说话。


没人确切地知道Chris正在生气的原因,但Lisa和Monica都明确地感受到Chris面色不善,Chris的愤怒并没有让Sebastian觉得更舒服一点。房间里尴尬地沉默了一会儿,然后Monica清了清嗓子,她太了解Chris了,随意找了个话题打算打破僵局,“Nina,你记得这照片是谁拍的么,如果我们知道照片是怎么流出来的,也许能换种方法讲这个故事。”


“太久了。”我摇了摇头,“我真的不记得了。”


又是一阵沉默。好吧,现在也许是大家各自回家冷静一会儿的时候了。


“我知道”,Sebastian说,“这张照片本来贴在我们学校的旅行纪念墙上,我把它拿了下来,放在家里。前两天我们家被溜门了,没有丢任何东西,所以我就没有报警。我没注意到这张照片被拿走了。我想这是一个偶然。”


Lisa和Monica看上去都想说点什么,但是她们都没有得到机会。


Chris在所有人说话之前走了过来,他站在Sebastian面前,紧紧地盯着他,用强壮的身体压迫着他,“你为什么从纪念墙上拿走这张照片?”


“因为我害怕让别人看见。”


“你为什么害怕让别人看见?”


“因为我不想让别人拿这个来炒作。”


“你为什么不想让别人拿这个来炒作。”


Sebastian不再说话了,他拒绝再看着Chris的眼睛,他的视线越过Chris投注在对面的墙上。他开始发抖,呼吸的声音也加粗了。


“Sebastian,你让我亲你了,你说你从来没有亲过其他的男人”,Chris再次走近了一点儿,就好像我们并不存在,或者他根本不关心,他伸出手抓着Sebastian的胳膊摇晃着,Sebastian抖的更厉害了,“Sebastian,你为什么让我亲你?”


“因为我喜欢你”,Sebastian瞪着他,在这个令人难堪的夜晚后,他的眼睛红了,声音也颤抖起来,看上去终于接近了崩溃的边缘,“因为我想要你,我为什么害怕让别人看见,我害怕你知道我想要你,我害怕你像今天这样尴尬,我害怕你再也不会打电话过来了。你他妈的到底为什么要到这儿来,这照片上根本看不出你的脸啊,你他妈的为什么想知道答案。我喜欢你。Fuck,Chris Evans。我喜欢你。”


如果一个小时前我知道现在会发生的事情,我会收回那句,这世界上不会有比那时更让Sebastian难受的时刻了。


这世界上不会有比现在更让Sebastian更难受的时刻了。


Chris说,“你等我一下”,便冲出了门。


********


“别想了,回去睡个好觉吧”,我握着方向盘,对Sebastian说。


Sebastian神情恍惚地从副驾驶上坐起来,看上去像是刚被人在脑袋上打了一棍,他揉了揉脑袋,头发纷乱地翘成一片,但他没在意。Sebastian看上去想说点什么,不过他尝试了几下,什么都没说出来,最后只是无精打采地说,“抱歉,Nina,麻烦你了。”


“干嘛跟我说抱歉。”我抱了抱他,“都是Chris那个王八蛋的错。”


Sebastian挤出一个笑容,对我说,“明天见。”


“明天见。”


我目送Sebastian下车,愤慨地想,如果Chris此时站在我面前,我真想一棒槌砸在他脑袋上,问问他到底有什么要紧事儿,是着急上厕所没有纸么,非得现在办不可。但是可惜我永远不是Chris,我也不是Sebastian,我是唯一的,他所唯一给我的殊荣,这唯一并不是我。


我叹了口,打开手机准备导航回家,我的手机内冲进一条热门推特推送,我感觉到自己的眉毛跳了一下,然后满腹狐疑地打开了。


几秒钟后,我转过身,想大声地叫Sebastian。


但是我阻止了自己。


********


Sebastian站在自己家的房子门口,他站在那儿没有动。


房子门口的台阶上坐着一个人,他坐在黑暗中,身形高高大大的,胳膊里抱着一个长方形的什么东西,宽宽长长的,夹在胳膊底下。他看见了Sebastian,于是站了起来,他胳膊里的东西往下滑,于是他往上拽了拽,现在灯光可以照在它身上了,那是一只枕头。


Chris抖了抖他的枕头,枕头鼓鼓囊囊的,里面发出纸张摩擦的声音,哗啦哗啦的响,Chris说,“这里面有三万美元,我其他的钱都在银行和股市里,这是我身上所有的现金了。”


“这是什么意思?”Sebastian问。


“我被Monica从公司赶出来了”,Chris说,“所以你现在得管我吃,管我住,你得养着我。”


Sebastian没有说话,他站在他对面看着他。几秒钟后,Sebastian低下了头,他把脸埋在自己的手里,用手指掐着自己的太阳穴,他的肩膀再次抖动起来。


Chris走了过来,他把Sebastian抱在怀里,于是枕头再次向下滑去,他滑稽地用胳膊夹住它,用另一只手抬起Sebastian的脸,亲吻着他的额头,轻柔地安慰着他,“对不起嘛,我把手机拉在车里,等我从车里拿回手机,你都走了,我只好来这里等你。”


“Monica为什么把你赶出来?”Sebastian把脸埋在Chris的T-shirt上,他用他的T-shirt大力地擦着鼻涕,带着鼻音问,不肯把头抬起来。


Chris笑了,他没有把他推开,反而抱的更紧了,“只是一点小事而已,不用担心。”


********


我傻兮兮地笑了笑,拧动车钥匙,开车离开了。


我想其实大多数时候,人们也不知道自己在等待着什么,等待对方先开口,等待别人先示弱,亦或是等待一个契机?人们一直徘徊不前,想要一个答案,可是这个答案重要么?


可能对于两个等待中的人来说,答案很重要吧。


我的手机丢在副驾驶的座位上,屏幕仍然亮着,那条推特大概已经进了推特今日头条的前三了。毕竟那是Chris Evans的账号亲自发的,那张很早很早便注定故事已经开始了的照片,那张Sebastian亲吻着Chris,然后甜蜜地微笑。Chris在推特里留下了一段文字。


“It’s me.”Chris说。


评论(55)
热度(1037)

© 纪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