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翌

盾冬,双豹,method,EA,thominho,刘孔,獒龙

【Evanstan】2015 - My Dear番外/三发完结/上篇

《亲爱的塞巴斯蒂安》和《亲爱的克里斯托弗》番外。

————————

狮子座的人似乎就是这样。不喜欢的时候连一眼都不耐烦看,喜欢的时候恨不得满心满眼里都是他。

 

从冰岛回来后,Sebastian便觉得脖颈里那只克里斯托弗的挂坠沉甸甸的,隔着几层T-shirt也硌的胸膛让人心慌慌地不舒服。他皱着眉头,站在镜子前,在链子下换了几颗坠子,似乎都得不到好转。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把手指上的银戒指拴在链子上,再带回脖颈上,似乎突然放下了心来。

 

那银戒指本就不被经纪人允许带在手指上,似乎在Sebastian的胸膛上才找到了最合适的位置。

 

一只戒指还好,在人前倒有些隐藏不住了。

 

在队3剧组的那几个月里,他们整天整天地呆在一起。Chris是个小动作很多的人,和他拍对手戏时总要蹭蹭他的胸膛,从他身边走过时要拍一下他的肩膀,就算拍群戏时隔着老远的人群也要对着他挤挤眼睛,仿佛这是什么只是属于两个人的秘密。Sebastian反倒没了刚认识Chris时的惊慌,只是低下头掩饰脸上的笑容,一不小心就从脸颊红到了耳朵根。

 

Anthony就像中学时代那些早恋情侣最后知后觉的朋友一般,起初只是坐在两人中间,迷惑地望着Chris随便说了句什么就莫名其妙大笑起来的Sebastian。某天当Chris跟着Sebastian学着念罗马尼亚语中Sebastian的发音时,Anthony突然歪着脑袋狐疑地问道,“你们该不会好上了吧?”

 

“那要看,你怎么定义‘好上了’这个词。”Chris回答道,大喇喇地伸出胳膊,把Sebastian揽进怀里,骄傲地抬起下巴。Chris脸上的表情又戏谑又骄傲,一时分辨不出是认真的还是开玩笑。

 

Sebastian笑着把落下的额发抓上去,胳膊抬起时银戒指从敞开的领口露出耀眼的光来,Anthony便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嬉笑着把放在Sebastian肩膀上的手放了下来,“那我……”

 

“哦,你不要紧。”Chris大笑起来。

 

“我怎么了?”Anthony不满地说。

 

“你可构不成威胁。”Chris看着Sebastian挤了挤眼睛,那眼神仿佛一时之间容不下别人了,Chris笃定地说,“他只喜欢我。”

 

Sebastian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肤色的原因,Anthony那时翻起的白眼似乎是Sebastian见过的最显著的白眼。但无论如何,从那时起,Anthony便突然开起窍来,一看见Chris和Sebastian坐在一起,就恨不得挤眉弄眼地发出些“Yooo”的声音来。

 

Scarlett倒是习以为常了,常常翻个白眼从他们身边走过,仿佛什么也没有看见。只有导演AnthonyRusso偶尔会在Chris和Sebastian对台词时,溜过来对Sebastian这样说,“嗯……Sebastian,很好,很好。不过这个时候冬兵的意识还没有完全得到控制,我想你看着Chris时的眼神得再冷漠一点……哦,我的意思是美国队长。”

 

“啊,正式开拍的时候我会注意的。”Sebastian狼狈地解释道,狠狠地瞪了Russo背后正用手扶着额头偷笑的Chris一眼。

 

怎么藏都藏不住。

 

Sebastian知道Chris看着他,他和Anthony说话的时候,Chris的视线就热热烫烫地落在他的脊背上。他一个人在绿幕前拍摄时,Chris的眼睛温柔地从片场的某个角落望着他。他在拍摄间隙坐在椅子上疲倦地打瞌睡时,Chris就把剧本盖在他的脸上。一双大手从被遮蔽的光线中伸进来,按在他的太阳穴上,舒服地Sebastian想叹起气来。

 

可是他还是不满足。爱情总是让人变得格外的贪得无厌。

 

想让人知道,想让人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是相爱的。想和自己喜欢的人牵着手在落满阳光的大街上漫步,想和自己爱恋的人拥抱着站在所有的聚光灯和摄像机之前,想和自己决定共度一生的人戴着同一款戒指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假装看不见别人的视线。

 

他和Chris在一起。他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仿佛要溢出温暖的喜悦来,他和Chris在一起。

 

 

Chris在拍摄直升机那场戏时肌肉拉伤了,用Chris的话说“不是很严重”。Chris在队长制服下缠上一条紧紧的黑色绷带,保护着拉伤的肌肉,拍完了剩下的戏份。他们都是演员,Sebastian只能坐在那里怅然若失地望着他。

 

这拉伤一直持续了好几个月,直到Chris去拍摄Gifted前,仍然没有恢复到能在健身房里做上肢锻炼的地步。好几次他跟Sebastian一起走进健身房,试着提了提哑铃,便悻悻然地放下了。好在新电影里似乎Chris扮演的是个胡子拉碴的落魄角色,Chris便像漏气的气球一样,迅速地瘦了下去。

 

Sebastian觉得那几个月他简直成了这个世界上最婆婆妈妈的男人。他得在日历上勾出Chris去看医生的日期盯着Chris去看医生,得在Chris去洗澡时偷偷从报纸上露出个头来检查他是不是带了保护带。最令人发指的是,不仅如此,在他们采用体上位时,他还得坐在Chris身上自己动!

 

而这个大骗子一边可怜兮兮地喊着疼,叫嚷着他连胳膊抬不起来,一边抓着他的腰线抬起自己的腰部顶他,顺便催促他更快一点,就好像这全是Sebastian一个人的责任似的。

 

Sebastian趁Chris不在家的时候Google那些写着“特种肌肉拉伤三十天恢复秘方”的神秘网页,收集各种贴在塞进信报箱的小卡片,故意压低声音打电话过去咨询治疗良方,“嗯……是的,我想咨询一下……是我朋友的腿部拉伤,不是我的臀部拉伤……对,不是臀部……哦,你们的特种指的是那个意思吗?”

 

他们在小木屋的房顶上搭了一块露台,Scott带着几个酒吧的青年帮忙把铺在房顶上的圆木刷成棕褐色。Chris本来拿着一只啤酒瓶子和Scott一同坐在院子里指挥,看见几个男人满头大汗地剥了背心,沾着汗渍的腹肌在太阳下闪着光,便无论如何也不顾Sebastian的阻挠,揣起一把刷子爬上了露台。

 

Sebastian站在下面担忧地扶着梯子,两块油漆从天而降落在他的鼻尖上。Scott翻了个白眼,但Sebastian一点也不恼,笑眯眯地盯着Chris用一只手在房顶上劳作。他知道Chris爱他。

 

真好。Chris的性子,Chris的脾气,Chris的霸道,Chris的小气,都是因为Chris爱他。

 

露台摆了张桌子,摆了几盆花,便是个消磨时光的好去处。那张桌子上渐渐堆满了两个人的剧本和那些哲学巨著,甚至在书脊的缝隙间还藏了一小瓶润滑油。他们有时在晚上躺在房顶上喝啤酒,看着星星被飘来的云朵遮住,当云朵飘走时,星星又露出头来。

 

他们争吵,争论某个星座叫什么名字,打赌下一颗新发现的行星在哪个星系。Chris碎碎唠叨着Sebastian再不是那个低眉顺眼听着他的星座故事的小男孩了,Sebastian则嘲讽Chris他讲的星座故事都是胡说八道。最后Chris的声音变成了一种令人心安的嗡嗡声,直至Sebastian枕着Chris的肚子睡着。

 

他们在仅有的假期里坐在露台上吃早饭,桌上摆着满满当当的牛角包、苹果派和咖啡壶。露台上的光线总是很好,Sebastian盯着Chris的眼睫毛在阳光下跳啊跳的。他伸手试图揪下来几根,Chris却眯起了眼睛,半路抓住了他的手指咬进了嘴里。他们都光着脚,穿着宽大的睡裤,Sebastian时不时把脚踩在Chris的脚上,蹭着Chris的脚背。

 

 “我想吃那个。”Chris颐指气使地说,用下巴点了点餐桌远处的苹果派。

 

“你不会自己拿吗?”Sebastian冷静地回答道,给自己的杯子里加一点咖啡。

 

Chris眨巴眨巴眼睛,可怜兮兮地举起自己受伤的前臂展示给Sebastian看,“可是我——够不着啊——”

 

Sebastian气呼呼地叉起一块苹果派,突然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又格外小心地送进Chris的嘴里。Chris满意地把苹果派吞进去,用眼睛斜瞄着他。

 

“你今天要去做检查吧。”Sebastian假装不在意Chris眼睛里的笑意,镇定地叉起一块又一块苹果派填进Chris张大的嘴巴里。

 

“你说你爱我,你说你爱我我就去。”Chris笑着说。

 

无聊的小把戏。Sebastian想,但是他没有反驳他。

 

“我爱你。”Sebastian说,仿佛这是什么完全不需要掩饰的事实。

 

突如其来的坦诚总是杀伤力格外惊人。Chris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便看见他那一双大眼睛睁得圆溜溜的,笑眯眯地望着自己,一时多少停留在嘴边想逗弄他的话都抛到九霄云外了。

 

Chris把他抓过来接吻,用舌头撬开Sebastian的嘴唇,用力地咬他的上唇。Sebastian回应着他,他推着Chris倚到身后的椅背上,甚至推得Chris连带着椅子整个摔到了地板上。他们谁都没空喊疼,谁都没空爬起来,Sebastian一边像猫咪般发出些轻微的气音,还得小心地避开Chris的右臂。

 

“我说啊,专心一点。”Chris在Sebastian瞄向他的手臂时说,Chris用手抓着他的屁股,手指都狠狠地嵌进Sebastian的臀部肌肉里,留下十个Chris Evans式的指印。

 

Sebastian在心里“哼”了一声,嘴角却还是勾起了一个小小的笑容。

 

他们结婚了,他们在一起太长时间了——好吧,虽然算起来,他们从约会到现在也不过两年半而已,Sebastian在自己心里算道——他们已经不是刚刚在一起时那样对对方百依百顺了。他们总是会为琐事争吵,他们总是在做出妥协,他们有时吵吵嚷嚷看上去就像一对即将迎来七年之痒的史密斯夫妇一样。

 

可是Sebastian知道,他们仍然相爱,很相爱很相爱。


评论(25)
热度(750)

© 纪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