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翌

盾冬,双豹,method,EA,thominho,刘孔,獒龙

【Evanstan/微盾冬】入戏 - 一发完结

重感冒耳朵也塞住了,听不见东西啊啊啊啊啊啊

大概生病的时候就格外想写一些碎碎念

喜欢小暧昧呜呜呜呜呜呜【一个缓慢地青蛙乱舞的扁......

——————

他很羡慕Steve Rogers。有时他在纽约工作,抬起头看见灯火通明的布鲁克林大桥,他便想,若Steve和Bucky真的存在在这个世界上,他们现在一定穿着最普通的牛仔裤和夹克衫,带着压得低低的鸭舌帽,肩并肩地站在一起在桥下望着。他想,若是Steve和Bucky,他们一定永远都不会分开。


起初,他以为他喜欢Bucky是因为他喜欢Steve,而Bucky是Steve最喜欢的人。漫威送了他一摞一摞的美国队长古早漫画,他窝在波士顿的家里,从那个穿着红色外穿内裤的小个子一直看到那个带着黑色眼罩金属左臂的长发男人。他闭上眼睛,试图从Steve眼中看到这一切,他想象着Bucky在他面前坠落的样子,然后把漫画书丢在一边,“你真倒霉,Buddy。”


他第一次见到那个饰演Bucky Barnes的青年时,他坐在一张咖啡色的绒布沙发上,为美国队长试镜的小伙子们一个个排着队走进试镜室来。Sebastian一走进来他便觉得眼熟,仿佛似曾相识,仔细想想忍不住哑然失笑,觉得这青年脸上的笑容似那个他在漫画书上看到的小个子,站在Steve Rogers身边,滔滔不绝地说着他对美国队长的喜欢,完全不知此刻站在身边的人就是美国队长。


试镜导演给了Sebastian一段Steve的台词,他用手指撑着下巴看着Sebastian演完,思想已经跑到Steve的Bucky那里去了。试镜导演拍拍他,问他,Chris,你还有其他的要说吗?


他吓了一跳,手指在自己的下巴上蹭来蹭来,玩味地看着Sebastian。些许的功夫,见青年的脸上带了些腼腆的神色,忍不住逗逗他,“你知道那个反派吗?”


“反派?”Sebastian迷茫地看着他。


“那个反派——冬日战士。”Chris这样说。


起初Sebastian的脸上满是疑惑不解的神态,他在原地傻傻地站了一会儿,然后皱起眉头来。他认真地辩解道,“冬日战士不是反派。”


Chris有时觉得,每当提起这个话题时,Sebastian就从一只乖巧的呆在角落的猫咪,突然尾巴上的毛发都炸开了,向四周四散地炸开。这情况一直延续到了队三,当Anthony偶尔逗他说“你这个反派”时,安静的Sebastian就沉默地发起脾气来。他消失在保姆车里,过了一会儿抱了一摞漫画甚至还有一本《刑法概论》回来,每本书的书页都夹着很多五颜六色的便签纸,他随便从那一堆书中捡出一本在Anthony面前呼啦呼啦地翻着,你看这里,这里是这样说的,你看那里,那里是那样说的。最后他终于停了下来,“所以Bucky Barnes怎么能是反派呢?”


“哦呦。”Anthony说,他瞪大了眼睛看看Chris,“我们的冬日战士很敏感嘛。”


Chris笑着看看Sebastian,对着Anthony挑了挑眉,“冬日战士本来就不是反派。”


“哦呦呦。”Anthony笑了起来,“看看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之间的友情多么真实。”


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之间的友情当然是真实的。他想他一定是这世界上最了解Steve Rogers的人,他想象着冬日战士在Steve面前摘掉面罩时Steve的样子,Steve一定慌张极了,然后他试着在额头上勾勒出Steve所有的喜怒哀乐;他想象着Steve一人站在那座大桥上望着远方陷入自己的回忆,他试图在嘴角勾上一点复杂的笑容。Chris想,Steve此刻一定是有一点喜悦的,这世界上有什么比找回自己丢失已久的东西更让人喜悦的呢?


有时Chris觉得,他能在Sebastian的眼中看到Bucky Barnes的影子。Steve在Bucky的安全屋里发现的那只牛皮本,一打开里面掉出来一张美国队长的剪报,剪的很粗陋,连边缘都毛毛躁躁,恨不能一剪子要把Steve的裆下剪短。他抬起头来时看见了Bucky的眼睛,Bucky站在房间中央,视线停留在他身上,绿色的眼睛像昏暗的房间中唯一闪亮着的东西。Chris想,Bucky一定很喜欢Steve,才会在大脑一片空旷时留下了这张剪报,他一定很喜欢Steve,才会又记起了他。


“当然啦。”Sebastian说,“Bucky当然喜欢Steve啦。”


Sebastian那时练的很壮,坐在那里像一只凶巴巴的小熊,笑起来时却嘴角都弯了起来,眼睛温温柔柔地像冬天好不容易透过云层晒出来的太阳一般,熨烫地Chris快要从窄小的保姆车里跳起来。车窗外是一片一片的蝉鸣,阳光在车窗里留下一颗一颗圆形的光斑。亚特兰大的空气粘稠炽热,仿佛凝滞的空气都要被晒化了,滴在Chris膝盖的台词本上。


“太热了。”Chris说。


Sebastian不知从哪儿变出两只冰激凌,递给Chris一只。冰激凌在黏着的空气中冒出一阵阵白雾,Chris撕掉冰激凌外面的包装纸,细细地舔着。


“哦呦。”Anthony从车门外探出个脑袋来,“我说你们跑到哪里去了,两个人偷偷摸摸地吃好东西呢。”


“我们在对台词呢。”Sebastian说,“你要吗?我再去买两只。”


“不不不。”Anthony说,“让我们不要破坏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好不容易盼来的美好时光。”


Anthony消失了,Sebastian看着Chris翘起了嘴角。他们习以为常了,谁知道呢,当他们两个坐在一起的时候,人们会说Chris是美国队长,而Sebastian是冬日战士。Chris做了个鬼脸,对Sebastian说,“你记得那个时候我们在洛卡威海滩时扒在冷冻车的后面。”


Sebastian愣了一下,又笑了起来,“那个时候我们是不是用车票钱买了热狗?”


然后Sebastian晃了晃手中的冰激凌,“可惜现在我们只有冰激凌。”


那个夏天格外炎热。冰激凌的褐色巧克力糖霜晒化了,一小粒粘稠的液体粘在Sebastian的嘴唇上,而他浑然不觉。Sebastian坐在窗外晒进来的阳光里,举着那只冰激凌,傻乎乎地对着Chris笑着,让Chris觉得自己似乎经历过这样的时光,当他还是个少年时,扒着冷冻车的后车厢,一扭头,就看见另一个黑发少年的笑容,大大咧咧无忧无虑地冲着他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


Chris伸出了手,把Sebastian嘴唇上的糖霜蹭掉,但他没有把手伸回来,他仍旧掐着Sebastian的下巴,直到那人绿色眼睛里的笑意一点一点褪掉,换成了一种惊惶不定的温柔。


“Friendship is real.”Chris喃喃地说,探身过来,吻住了Sebastian的嘴唇。


那个夏天蝉叫的声音格外地大声。但Chris却觉得什么也听不见。这世界安静而没有响动,只剩下了这辆保姆车,还有他和Sebastian急促又炽热的呼吸声。嘴唇之间,满满的,满满的都是冰激凌甜腻的味道。


他们后来再也没提过那个吻。


Chris偶尔会想,那时是Chris吻了Sebastian,还是Steve吻了Bucky?


他偶尔会想念Sebastian的样子,壮壮的,或者瘦瘦的,凶巴巴的,或者害羞的微笑着。当他在电视上看到过去Sebastian出演的旧戏重播时,他暂停放下了遥控器,屏住呼吸盯着屏幕上这个穿着宇宙服,把麦片大口大口地往嘴里塞的小家伙,或者是某个戴着黑色大礼帽走路摇摇晃晃说话疯疯癫癫的好爸爸。他想,他怎么会认错呢?Sebastian明明就一点也不像Bucky Barnes。他真的认错了吗?


然后他就想起了那个吻,Sebastian柔软的嘴唇,巧克力糖霜的味道。


他想了很久,他想他亲吻的那个人大抵就是Sebastian。


有好几次,Chris去纽约工作,他拿出手机想给Sebastian发一条短信,但又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他想他也许该解释些什么,但又不知道Sebastian在想些什么,只好作罢了。Sebastian觉得那一刻是Chris吻了他呢,还是Steve吻了他呢?


“Chris。”摄影师喊着他的名字,提醒他专心一点。Chris答应了一声,扭过头时,余光瞄到了窗外车来车往的布鲁克林大桥。


拍摄结束后,他端着一杯啤酒坐在布鲁克林大桥桥下的酒吧里,他抬头看着灯火通明的布鲁克林大桥,他便想,若Steve和Bucky真的存在在这个世界上,他们现在一定穿着最普通的牛仔裤和夹克衫,带着压得低低的鸭舌帽,肩并肩地站在一起在桥下望着。他很羡慕Steve Rogers,他知道无论他是否能再见到Sebastian,若是Steve和Bucky,他们一定永远都不会分开。


“你真是个幸运星,Buddy。”Chris举起酒杯灌了口啤酒,他对想象中的Steve说。


“好吧,我要回家了。”他站起来,把夹克套在身上,他做了个投球的动作,把手里的啤酒罐丢进酒吧露台边的垃圾桶里。又是一个闷热的夏天。


坐在露台边的男人被啤酒罐呼啸而来的风声吓了一跳,他一个人坐在那儿,迟疑地扭过头来看向Chris。Chris冲着他打了个响指,想对他说,“抱歉,伙计”,但他看到了那男人的微笑,于是挥起的手臂突然停在了半空中。


“你也在这里啊。”Sebastian说。

评论(38)
热度(854)

© 纪翌 | Powered by LOFTER